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高港论坛

查看: 1299|回复: 0

追忆 | 刁铺东泉浴室(一)

[复制链接]

132

主题

141

帖子

89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890
发表于 2020-3-16 15:10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刁铺东泉浴室(一)
□ 作者 章庆生
  东泉浴室是刁铺镇上的百年老店,也是镇上老一辈人头脑中烙有乡愁印记的文化符号。前天,我们“藏友圈”里的孙顺林在微信上晒出一支“浴筹”,这是70多年前浴室用的“洗澡票”(竹签)。浴筹有大拇指宽,12厘米长。正面烙的火印为浴室名,背面火印“带出无用”四字,被磨得光滑发亮。孙顺林“私聊”时对我说:“我一家祖孙三代,都是东泉浴室的老职工。请先生写一篇东泉浴室的文章吧,让我们几代东泉人也留下一点念想。”其实,我更想说,我一家四五代人,与东泉浴室都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东泉浴室的位置,是现在解放街与府东路交汇处的东南角。1950年前,刁铺有一条南北街叫“团结街”(旧时叫驿铺街,俗称榻耙街),街道东边一侧有一条狭长弯曲的巷子,叫“东泉巷”。巷口南侧朝西的粉墙上,墨漆写了四个大字“东泉浴室”,下面还有四个小字:“巷内东首”。

东泉巷口的正对面是一个开水炉子,店主是观音堂村的,人喊“和尚”。开水炉子东隔壁就是我的家,我家的店招牌也是四个字:“恒升布店”,与“东泉浴室”四个大字,恰恰是“面对面”。我在5岁时,祖父章善卿就用长长的旱烟竿指着墙上,一遍又一遍地教我认读“东泉”两个大字,还教我知道了这是“白水泉”。

当年,人们走进东泉巷后,再向东走不足100米,就见到了东泉浴室的西大门了。

东泉浴室大约是光绪年间后期,由镇上栾氏族人创办的。栾姓和蔡、吉、翟三姓并列为镇上四大家族,刁铺的东街和南街,多栾姓人家。栾姓到了清末,繁衍为10个分支。旧时开设浴室,需花大量的人力、财力。砖、瓦、石、木料要精选,浴池的屋顶拱型结构,要让水蒸气凝结的水珠落散到两边。池面四周铺设的白矾石宽50厘米、长120厘米,光滑,浴客泡澡时,可坐可卧。那时没有钢筋水泥,澡堂水气大,空气潮湿,房屋中的木结构容易腐蚀,因此杉木制成的梁柱、椽子和壁板需要油漆工刷上多遍的桐油。门厅的装饰、堂口的设施、浴池的砌造等等,都要花费不少的资金。所有开支由栾氏共同负担,东泉浴室的股东涉及栾氏10个分支的一半,称之为“东泉五房”。其中大房占了大股,其族长当上了东泉浴室的大老板。栾氏多书香门第,镇上创办于康熙年间的“花雨草堂”及其“北城书屋”就是栾氏第八世、驰名扬泰的文人栾一鹤先生。据说东泉浴室的栾大老板,肚里也装满了墨水,浴室里有两副楹联,就是他的手笔。

一副楹联悬挂于门厅:“碧水常流花径去,清风时向竹林来。”字体是小篆,有的字人们常常读错。一副楹联是镌刻在厚厚的大理石板上、镶嵌于浴室凉池北门的两侧,字体仿朱熹笔迹,取法晋唐,温润典雅。奇怪的是联语却一反常态,好大的口气:“环溪无二水,天下第一泉”。浴客见了百思不得其解。传说当年一位浴客就“请教”过栾大老板:“东泉,一个小小的浴室,为何敢夸口称什么天下第一?”栾大老板手捧紫砂茶壶,倒入茶几上的小杯中,先敬客一杯茶,然后笑着说:“东泉乃小镇之小浴池,楹联乃小小戏言,不必当真。君看此壶,亦小也;君看此杯,更小也。但在我的小眼睛中,杯中乾坤大,壶中日月长呀。”众人听了栾大老板的茶壶、茶盅之说,俱默默无言。我猜想:栾大老板如此大言不惭,有两个目的:一是故意吹牛,引人注目,借此招徕客人,让生意火起来;二是心中藏着一个梦:不断追求,办一家最好的浴室。正如一句名言:“不想当元帅的士兵,不是好士兵”。

栾大老板虽然精明,能言善辩,但不小心得罪了同族中的一位少爷。这位栾少爷有洁癖,每天早早地过来享受“水包皮”的乐趣。

东泉浴室是栾氏“五房合股”,五房的人年底分红,平时洗澡不收钱。为了恩泽宗亲,栾大老板又规定:凡是刁铺栾姓,都免澡金,让“五房”以外栾姓人家也享受了福利。这本来是好事,但就是这个“规定”惹了麻烦。
这位有洁癖的栾少爷,不仅每天洗“免费”澡,还要占高档的座位,雅座就是“面子”。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,小少爷洗澡后,躺在躺椅上歇了两个时辰。别的客人从旁边走过,不小心碰了他一下,他就受不了,嘴里说着“弄脏我啦”,又下浴池重洗重泡,上来后又是重躺重歇。有时半天就洗个三四次,栾大老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。一次,直接对他讲明:“小少爷,你一天洗两三次,这么长时间占座,影响我的生意啦!”小少爷爱理不理:“怎么啦!”大老板说:“像你这样,东泉养不起呀!你要单建一个浴室才行啊。”带刺的话一出口,引得众浴客哄堂大笑!
小少爷羞得满脸通红,回去后大哭。他的父亲是另一房的族长,问他怎么回事。小少爷添枝加叶说:“东泉老板不准我洗澡,他说,你家有本事也砌一个浴室。”这位族长一听火了,立即决定:择地另建浴室。他们家在牛汪塘西北侧的南街上恰好有空地皮,财大气粗,说打就动手。同房的栾国芳家开砖瓦行,第二天就运来所需要的砖瓦;隔了两天,砖行老搭档船老大又从江南运来加工好的石块。木工、瓦工、石工、油漆工齐全,两个月的工夫,新浴室建成了,小少爷毛遂自荐当新老板。股东正好是栾氏的另外五房,浴室取名“日新”。栾氏的十个分支,分成了两部分:“东泉”五房、“日新”五房。

浴室的取名,来自古代商汤王刻在洗澡用具上的箴言:“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。”本意是要敢于创新,不断创新。但在小老板的眼中,就是要建一个新的浴室,搞挎“东泉”。

“日新”浴室择日开张,开张前还正儿八经地举行一个“拉汤神”仪式。职工用稻草扎一个小人儿,肚里塞进灯草肠子和彩纸剪成的五脏六腑,外面套上小孩子穿的红色马褂,这就是“汤神”。草人身上绑一根绳子,浴池放满水后,一个工人拉住绳子,将草人沿着浴池转一个圈儿,叫“拉汤神”。然后燃放鞭炮,焚敬香烛,把草人拉到外面烧掉。万事大吉,开门迎客。
新浴室开张后,两家浴室真的对着干起来:你降价,我也降价;你给予优惠,我给予更大优惠(一度时期,老顾客洗一次澡,可以免费赠一只擦酥烧饼,甚至一碗阳春面)。洗澡业,本来是微利行业,如此竞争,必然两败俱伤。“日新”五房的另一位族长发现了问题,也了解到矛盾的根源,于是请人出面调停,要维护整个栾氏家族的利益。小少爷毕竟不适宜当“老板”,大家商议后就另换能人当家,一场风波终于平息了。这个故事,因年代太久,细节无法考证,作一个插曲,姑且听之。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热门推荐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