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高港论坛

查看: 1335|回复: 0

追忆 | 刁铺东泉浴室(四)

[复制链接]

132

主题

141

帖子

89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890
发表于 2020-3-16 15:17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刁铺东泉浴室(四)
□ 作者 章庆生

东泉浴室的职工,早期都来自泰州城内,即今天的海陵区。老家集中于大林桥、泰山脚下一带,原属城市贫民。他们在浴室学过手艺,干过几年,还是技术娴熟的职工,通过城内浴室的推荐到刁铺来开辟新的家园。


  老职工中最多的是堂口服务员,如孙善芝(商业改造后成为浴室负责人)、赵荣德和赵宏宝(叔侄)、华春山、金友良(五十年代担任过镇上的党支部书记)、朱根罗和朱连生(父子)、徐长春和徐淦生(父子)、丁元林、汪干成、王宝和(五十年代担任民主街的街长)、胡汉林、丁长义、薛德华、夏永荣、朱学清、张如松、王三……

  “堂口”服务接待各行各业的浴客,东泉浴室要求做到“四快四顾”:“四快”指眼快、嘴快、手快、腿快。职工要有眼头见识,热情招呼客人,安排座位、叉挂衣服、取送拖鞋、递送毛巾、泡茶添茶……步步勤快。“四顾”指照顾老年人、照顾小孩子、照顾残疾人和顾及浴客随身物品,要提醒客人贵重物品放到柜台上保存,提醒客人走时不要丢落物品。客人遗忘在座上的物品,发现后要小心保存。

  对于“四快四顾”,“东泉”堂口的服务员大多做得很好。五十年代初,我的祖父洗澡次数不多,但每次去都感到很满意。老爷爷喜欢多躺一会儿,喝喝茶,吸吸烟。孙善芝及时帮他添茶、送热毛巾,如果旱烟用完了,会主动帮助代买,还知道老人喜欢“天丰”烟店的旱烟。我的父亲章济槐,街上人都叫他“眼镜先生”。因高度近视看不清人,孙善芝知道他的难处,总把座位安排在里面较偏僻处,便于安静地休息。

  如果看到我父亲的朋友来了,孙善芝会悄悄告之,并把老朋友安排到我父亲身边的座位,方便二人聊天。“文革”以后,我到镇上教学,有了孩子,浴室里早已换了一代服务员,像丁元林的儿子丁宏、孙善芝的小儿子孙春桃(人喊“桃儿”)、朱连生的儿子小红都成了新堂口的服务员。我的孩子章翌、章鸣幼年时都到“东泉”洗澡,堂口的孙春桃、丁宏他们细心照应,帮忙给孩子穿衣,帮助内外的接送,让我感动印象最深的是我生病的一次沐浴。“桃儿”搀着我在座位上躺下,他刚走开,我突然腹中一痛,居然大小便失禁……垫的盖的浴巾全污了,我急得手足无措。“桃儿”立即过来,很麻利地帮我擦好,他又请另一个新服务员扶我下池清洗……等我重新回到堂口时,座位上的浴巾早已换了,我茶杯里也注入新的热水。他的动作之快,令我瞠目,邻座的浴客还不知怎么回事,他已把这棘手的事儿处理得“踏雪无痕”。几十年过去了……当年的情景,我还记忆犹新。

  在浴室“四顾”服务中,最难的是衣帽鞋物的看管。解放初,“东泉”曾发生过一件小小的“事故”。一位客人一件织花的米色毛线衣丢了,那时,毛线衣是很时尚的。堂口的孙善芝知道后,凝思一下,立即赶到赵三房客栈,询问老板赵长福,有无入宿的客家去浴室洗澡。赵长福说:“有呀,某房间两位客人刚洗澡回来。”孙善芝与赵长福耳语后,拎着一把尿壶和赵老板一起进入房间。孙善芝一进门就发现,里边一张床铺的蚊帐顶上有一件毛线衣,正是遗失的那件。孙善芝进门就喊:“师傅,对不起,刚才在堂口,我不小心把邻座的毛线衣错顺到你的衣堆了。”一边说,一边就从帐顶上取下毛衣。床边的人一愣,很快知道“露了马脚”,红着脸说:“我正寻思……这是谁的呀?我……我还没来得及送回去……”“还好还好,谢谢你了。如果找不到,我可要赔呀!”孙善芝向赵老板打了个招呼就赶回浴室。浴客看到自己的毛线衣失而复得,十分惊奇,问怎么找到的?孙答:一位客人不小心拿错了,刚刚还过来。


  20年后,同样的“堂口”又发生了一个小插曲:街上的花根荣来洗澡,从浴池上来后,发现自己放在茶杯旁的“狼声”打火机不见了。这是他的心爱之物,找了半天也不见踪影。花根荣闷闷不乐地走了。“堂口”服务员是孙善芝退休后接班不久的孙春桃。桃儿看了一下左邻右座,心中有数了。他不声不响,伸手向旁边座位一堆衣物下面一抹,在棉蓆底下发现了。他将打火机收了起来,让人带口信给花根荣。一个瓦工上来边用毛巾擦脸,边试探地问桃儿:“你刚才摸到什么?”桃儿说:“没什么,你快点走吧,人家马上就要来!”心虚的瓦匠明白过来,吓得匆匆穿上衣服就走了。这时,浴客中有一位老先生(退休教师杨济)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,他向“桃儿”笑着伸出大拇指!

  多年之前,刁铺箩脚行的一位老师傅曾对我说过:“搬运工干活要跑个不停,澡堂里跑堂的,比我们干箩脚行的跑的路还要多!”一点不假,记得有人曾用顺口溜来形容:“跑堂来去一阵风,上班就跑马拉松,脚不出门跑千里,毛巾把子打冲锋。”跑,只是苦一点。绝的是,在开水锅里挤烫毛巾把子的绝活儿。


  旧时,堂口里放上生火的煤炭炉,炉上置一只铁锅。服务员将两条毛巾,正面对正面一合,右手拎住两条重叠的毛巾,往沸腾的水中一浸,然后快速向上一提。左手指夹住毛巾下方,沿着右手掌、手腕,用极快的速度,顺势一卷。这一卷,已将烫水卷去一大半。紧接着,两手配合,将卷起的毛巾,一绞一挤,烫水基本清了。然后,把两条滚烫的毛巾分开在两手的手掌上,左右开弓,用力一拍,“啪”的一声,热气向四周散去。服务员再将毛巾放在浴客头上揩、搓、揉,然后擦脸、擦背、擦胸、擦臂……这一连串的动作,都在瞬间完成,让你眼花缭乱。

  跑堂的为什么不怕烫伤手?他们靠的是布满老茧的铁掌,靠的是久练成艺的技巧。当年跑堂的在学徒时,都是含着泪咬着呀才练成的这一绝招。

  烫毛巾在头脸胸背上搓揉时,浴客会感到无比舒适!这时你浑身的汗毛似乎都在打开了,它们尽情地享受着说不尽的欢愉!老浴室,热把子……在浴客心中留下了永恒的记忆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热门推荐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