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高港论坛

查看: 5014|回复: 0

追忆 | 刁铺龙王庙(一)

[复制链接]

187

主题

187

帖子

669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69
发表于 2020-4-11 09:17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刁铺龙王庙,是泰州市人民政府在20年前确认的市级“文物保护单位”。因为有了这块“护身牌”,寺庙的主建筑“大殿”及少部分“附房”尚在,院中的一株“古柏”尚在,原门楼上的额石“龙慧禅林”尚在……虽然残缺破烂、“苔藓斑斓蚀断碣”“幽寺无人黯薜萝”……镇上的百姓、外地的游子仍思思念念盼望复建龙庵,在盛世能见到“栋宇聿新,堂庑幽洁”的圣境,能目睹“暗水流花径,清风涌竹林”的美景。因为这不仅是万千刁铺人的百年愿景,更是构建文化名城名镇,寻根、固本、立魂,提振市民“精、气、神”的文明举措。毕竟,具有千年“龙文化”人文底蕴的“龙王庙”,在苏中是颇为罕见的。
北宋乾德二年(964年),泰兴县治由“济川镇”迁至柴墟镇。南唐昇元元年(937年),海陵建“泰州”后,“析南五乡”建泰兴县,县治所在地济川镇,仅仅热闹了27年,就因“沙崩”坍入江中了。
长江三角洲土地平旷,河道纵横,历史上既深得江水之利,又饱受江水之害。水灾首害莫过于流水崩沙,江岸坍塌。作为滨江之地的子民,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脚下这片土的地形地貌。
沿江平原处于长江下游,江水含沙量较大(长江干流在泰兴、高港段平均输沙率约为25吨/秒,每天输沙量超过200万吨),历史上成陆过程较快。距今约6000年,长三角大部分地区成为浅海、潟湖、沼泽和滨海低地。长江口在镇江、扬州之东呈大喇叭状,口外一片汪洋。其后,在潮沙的作用下,逐渐堆积起江北的“古沙嘴”和江南的“古沙堤”,形成“长江三角湾”。
大约在西汉(前206年),高港的东北边形成了一片江海冲击沙滩(即后来的高沙平原区),取名“海陵”。海陵者,海中的高地也。这里是古广陵的属地,是从江海“喇叭口”中长出来的高高的沙洲,就叫“海陵”。到了西晋太康元年(280年),又改名“海阳”,水之北为“阳”,进一步明确了地理位置。到了南北朝,海水时进时退,“海阳”又改名“海陵”了。到了唐宋时期,泰兴沿江一带,二次成陆(长成了包括高港在内的沿江平原)。从宋代到明初,江中沙洲并峙,时隐时现。长江是条“龙”,“龙尾”稍稍摆动一下,沿江平原和一个个沙洲就“惊天动地”了!
北宋初年,“龙尾”摆动得大了,据明崇祯《泰州志》载:“比年河伯为祟,江徙而内,殆十五里许……”长江在大自然的“鬼使神差”下,冲击点变化,迫使江岸线北移15里之多,形成了后来的“古江口”(叫“北固江湾”),柴墟成了“西枕长江”,与江都嘶马镇隔江相望。刁铺的赵李乡(圩岸、赵庄)在江湾之东侧,陈吉庄、西万庄、袁滩等地在江湾西北侧。直到明代,屠桥屠氏先祖还把“古江口”称作“吴江口”;江都浦头镇是“白浦江”(即古江口)的“古埠码头”;现在“洗觉桥”下的一条河,清代就叫“北箍江”(江水南移,留下河道似“箍”)。
“坍江”了,大片土地、庄稼、房屋……被洪水吞没,乡民流离失所,苦不堪言。那是多么可怕的岁月,浩劫后幸存的百姓,尤其是江湾边上刁铺的草民,无力抗拒“天灾”,唯恐洪水继续泛滥,就在“九里沟”(北宋时环溪河的古称)流入“古江口”处(即后来的圩岸村),建了一座小小的“龙王庙”,供奉“龙王菩萨”。
在古代,先民崇拜的“龙王”具有司水理水、利益农桑的功能,具有镇邪伏魔、保境安民的职责,甚至具有滋养地灵、孕育人杰的魅力,所以古人把龙王尊为人类生产、生存的恩赐者和护佑者。巧合的是,古江口的龙王庙建成后不久,洪水退了,“坍江”止了,百姓欢呼:龙王显灵了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热门推荐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