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高港论坛

查看: 4522|回复: 1

地方掌故篇——环 溪

[复制链接]

61

主题

73

帖子

544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544
发表于 2015-9-24 17:40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环   溪
        环溪是刁铺的古称,因镇区有一条回曲如环的古溪河而得名,曾与刁铺的其它地名长期并存。1928年至1953年期间,它成为官方行政名称——泰兴县环溪镇。1953年后,环溪镇改称刁铺镇,2006年3月作为城市建制改称刁铺街道,隶属泰州市高港区。虽然名称已变,但以环溪冠名的企事业单位、道路名称、产品名称等仍然比比皆是,如环溪社区、环溪路、环溪小学,千年历史沉积的环溪文化,已潜移默化地融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,融入到人们的心里。
       一、曲水美称
       环溪原是古河名,清乾隆以前,口岸地处“西枕长江”,泰州的通江河口在刁铺西南郊赵李庄,环溪河为古济川河的龙头段。它是古时由江湾叉港淤浅后,经江潮冲刷,又通过人工疏理而形成的自然河道。河道沿岸为低洼的沼泽地,直至近代,沿河两岸还留下了北滩田、南滩田、锅底滩、壳儿滩等地名。环溪的独特之处是状若游龙,形似绸带,蜿蜒曲折,盘旋环绕,南北直距约4华里,而流长却有12华里,加上支流,就形成了环溪水网。北宋以前河道称为“九里沟”,北宋中期,泰州籍理学先驱胡瑗的得意门生潘及甫,时为柴墟镇北遵化乡潘家庄人(现属刁铺关桥社区),舟游溪河,见河道回曲如环,两岸美景如画,特将溪河美称为“环溪”。此后,“环溪”美名不胫而走,历代文人墨客在诗画中经常用之。潘及甫中进士后在朝中任秘书丞,告老还乡后常乘船来环溪漫游,去世后即葬于口岸西北五里伏龙桥,此地正在当年环溪河的出江口附近。清嘉庆八年(1803),溪河双桥“腾蛟”、“起凤”新建后,“水自碧玉环中出,人从紫竹林边来”,环溪锦上添花,作为河名和地名,更是声名大噪。
        二、内河良港
       清代中期前,由于“口岸西枕长江”而成为滨江良港,环溪成为泰州出江济川河的龙头段,柴墟港往来于泰州之间的木船均通过此段。尽管环溪“回曲如环”,能起到“三湾抵一坝”的截流防洪作用。但秋后枯水季节却不能储水,影响百姓的生产、生活,同时水浅不能通航,对泰州大宗商贸物资进出也有影响。为此,清康熙五十年(1711),泰州知州出资,由泰兴县知县宋生在迁善铺(环溪镇)西南出江处筑潜水坝,以利储水和航运,这样,一年四季均不影响行船。大汛时,舟可畅通无阻;浅水时,出江船只行至迁善铺潜水坝处,由过载行组织卸货搬运,从坝内翻运到坝外转载。
      清乾隆前,环溪河由于特殊的地理作用,使地处滨江的环溪镇成了内河良港,口岸镇由于西枕长江而成了外江港口,遇有大风浪,环溪河就成了避风港。里下河不能出江的小船均在环溪河停泊,有些超载的货船为过江安全起见,在停泊地批发销售一部份货物给中间商。环溪镇区设了3处装卸码头:牛汪塘、关桥口、小船浜,3处均为石阶码头,为过坝服务的过载行、船行也应运而生。由于这种内河港的作用,加至内河渡口连接南北驿道,人流、物流汇集于此,使纵横数华里的街道、商铺林立,街市繁荣。刁铺镇在明末清初成了泰兴县西北大镇,康熙五十年知县宋生为环溪龙王庙撰写的“龙慧庵碑记”中称:“迁善亦滨江地,而今则俨然巨镇也。”
      三、天然画卷
      环溪河是一条风景秀丽的自然河道,它以美、奇、险的特色扬名传世。光绪《泰兴县志》记载:“环溪,河形回曲如环。其北为麻田沟,水泉甘美,江流灌注,清浊各分。”10多华里流长的环溪,回曲如环,南北范围只圈定在约3平方公里的地域内,形成了有独特生态环境的风景区。河岸为便利纤夫拉船,官方辟有专用纤道。行人可顺纤道信步漫游,观赏两岸风光。河滩沼泽地带的苇草、菖蒲随风飘动,两岸杨柳、椐树、枫树、黄杨、冬青、桑树,嘉木成荫。银杏、桃李、梨树、枇杷等果树硕果累累。野鸭、水鸟在溪中戏水鸣叫,白鹤、白鹭在空中盘旋飞翔,野鸡野兔不时出没于草丛之中。农夫培植的燕竹园、蔑竹园及紫竹园随处可见,丰草绿缛而争茂,佳木葱茏而可悦。碧水绿岸,鸟语花香,令人心旷神怡。进入镇区,小桥流水,商店林立。依水而建的酒家、茶馆别具一格,客坐其中既观街景又观水景,起凤桥和跨街箭楼的水中倒影使人流连忘返。
环溪河在百姓的心目中自古就是一条温驯的蛟龙,它给一方百姓带来了福音,所以古代环溪人对龙王的崇拜胜过了其它神祗。据载,北宋初期泰兴建县不久,滨江地带连年发生大规模沙崩,江岸线进逼到距环溪镇西南只有3华里。为求龙王保佑,百姓捐资修建了龙王庙,千年间香火不衰。历代方丈圆寂后都以大礼厚葬,在环溪水畔建有雕花石塔,至20世初叶形成塔林,周围有松柏衬映,成为旧时带有神秘感的一处景观。现存龙王庙大殿,已成为泰州市文物保护单位。
历代文人对环溪独特的景观情有独钟。明代泰州籍文学家、诗人储巏未入仕途前,常来柴墟(口岸)寿胜寺静心攻读和撰写文章,环溪河是海陵至柴墟的必经水道,储巏在《自柴墟归海陵》诗句中描述了环溪河的风景:“北望江乡水国中,帆悬十里满湖风。白萍无数依红蓼,惟有逍遥一钓翁。”少年储巏生性浪漫,水道途经环溪镇也常登岸游玩,夜宿关帝庙的故事,至今为环溪人久传不衰。
       顺治年间,清初诗坛领袖王士祯与宝应诗友早春二月同游环溪,观赏双色玉兰,写诗:“溪阁客来寻旧约,辛夷花发值新晴。回风雪霰当杯落,迟日云霞拂槛生,”(见王《渔洋精华录》第二卷)
        清代进士刘嗣季,曾在环溪古镇恬静优美的环境中“十年寒窗苦”,于康熙十五年中了进士,赴陕西洋县任知县。悠悠环溪水给他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, 他的诗文集就称为《环溪诗集》和《环溪文集》,各十卷。
       清康熙年间,镇区商贾大户子弟吉人,字默庵,文武双全。康熙三十八年中武举,封扬河营守备。后解甲归里从文,在环溪水畔建“东皋草堂”,聚集文人墨客吟诗作对,论古颂今,著有《东皋草堂诗抄》。
       清乾隆年间,“扬州二马”马曰琯、马曰璐,他们既时大盐商,又是大文人。他们多次在“环溪草堂”举办“流觞宴会”,写下多篇诗文。马曰璐在《环溪看桃花》一诗中陶醉于“行过二桥南畔路,桃花开到竹林边”。马曰琯在《秋日泛舟过环溪》一诗中,忘情地吟诵:“冷云半池作秋色,清露一杯浇渴羌。此中直欲十日往,可能容我歌沧浪。”这位大富豪多么留恋环溪之景呀!
       清光绪年间泰州黄葆年,在山东曾任7个县的知县,为官20年。光绪二十八年(1902)离任后,隐居刁家铺,在环溪河畔东皋草堂的书房里潜心研究新泰州学派的理论,后去苏州“聚徒讲学,门徒多达数千人”,黄葆年成为“黄门”创始人,新泰州学派掌门人,继明代王艮之后成为泰州新一代知名哲学家,《泰州志》人物传及《泰州历代名人》续集中均有其事迹记载。
       四、水上长城
        环溪河回曲如环,加之支流众多,形成了具有防卫功能的水网,犹如八卦阵,自古就为兵家利用。南宋建炎四年(1130)岳飞退保柴墟,因有环溪水网作为天然屏障,令金兵望而生畏而不敢冒险进攻,后岳家军大败金兵于南壩桥。清康熙十一年,京口水师在河口设江防哨所,史称赵李庄墩。由于水网地形复杂,盗匪也望而却步。据传,曾有一批强盗想劫环溪典当,早晨撑船从镇北小船浜出发探路,烧一猪头,船顺河绕镇环行,猪头烧烂了,一看才到了镇南的牛汪塘(陆路不足500公尺),船还没有出镇区,强盗惊呼:到环溪镇是易抢难逃啊!只好打消了抢劫的念头。由于环溪水网特有的的防卫功能,商家都有较好的安全感。
       悠悠环溪水哺育了一方土地,孕育了环溪古镇的诞生、发展和繁荣。“环溪镇”与“刁家铺”、“迁善铺”地名在历史上曾长期并存。清同治二年(1863)嵌于起凤桥头跨街箭楼上的一块“环溪古镇”白矾石门额,作为历史见证,已被刁铺镇政府于上世纪90年代初作为文物珍藏。
       回曲如环的环溪河,发挥了防洪、灌溉和通航的作用,为泰州及里下河地区人民作出过重要贡献。民国二十四年(1935),由环溪镇开明豪绅蔡陶谋(蔡老八)从盐城组织来一批“淮夫”(民工),从壳儿滩南端向西取直,开挖一华里的新港为船民纤夫免除了一段艰难之路。1956年国家对古济川河进行载弯取直,拓宽浚深,加之口岸设置了水闸和船闸,从此“回曲如环”的环溪河完成了千年历史所赋予的任务。20世纪70年代农业学大寨的平田整地运动及后来的市镇建设需要,环溪河大部已荡然无存。存留的河道经过整治石驳,现已成为镇区的风景河。
       风景如画的悠悠环溪水流淌了一千多年,留下的是历史功绩,是后人对它的赞歌。环溪地名文化遗产闪烁着人文光辉。为了弘扬环溪地名文化,2005年,高港区政府特邀著名女书法家孙晓云挥毫作书“环溪”二字,勒石耸立在扬子江北路与环溪路交汇的街头花圃之中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注:本文参阅资料:清光绪《泰兴县志》、清嘉庆《泰兴县志》、新版《泰州志》。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闻  古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热门推荐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